武汉,疫情下的人生变形记 (上)

编者按:2月21日,武汉封城第30天,也是一群武汉人默默守护这座城市的30天。曾经的他们,是美甲师、货车司机,厨师……在武汉城里热闹闹努力奔日子。一场封城大疫,整个城市被按下暂停键,他们的人生也随这场突然的转变而变轨。这场巨变中,不变的是对生活的热爱、对城市的忠诚守护和对无私与大爱的坚守。爱心专栏接下来三期将为大家讲述他们的故事。


作者:健康时报记者  编辑:爱心志愿者

 

疫情下的武汉,像被摁下了暂停键,热闹被病毒藏起来了,人与人戴着口罩隔得很远。被封在城里的人都在干什么呢?街上偶尔路过的车里是他们,社区里穿着一次性雨衣的是他们……武汉人,他们在一点点重启这座“英雄的城市”。

美甲师 人肉快递

  ” 我一晚上运送了60方货”

 

“有护士鞋破了,我们就去给她买鞋,还有人去超市帮买卫生巾。”陈冲是武汉当地的一名美甲师,1月22号白天她还在照常营业,只不过要和顾客彼此戴着口罩,互量体温。

1月23日凌晨两点半,武汉市发布了暂停内外交通的指令。朋友圈都在转接送医护人员的消息,但陈冲没有车不知道能干嘛。后来有人说很多医疗物资要运进武汉,需要有人跟着。于是,她接了一趟跟车的任务,没回老家过年。

“ 我18岁就出来打工,做过服务员、商场营业员、售楼员,我什么都能干。”陈冲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听说能帮医护人员,想都没想就开始跟着运送物资了。“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发现只有我一个女孩子。”第一次运送,她一夜跑了160多公里,接回了60多方货。

陈冲跟车运送医疗防护物资

“到了放货地我就傻眼了,乌泱泱的车队、人群,有救护车、私家车还有担架……有几个医生穿着手术服就来取货了。”车门一开,人就涌上来了。

就这样,陈冲干了三天三夜。“我是个夜猫子,但三天三夜不睡觉还是第一次。”但是陈冲说正是因为忙,她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睡觉了。“电话一个接一个,微信的红点(未读信息)越来越多”。

“长时间不睡觉,头皮都是麻的。”陈冲有时也想把手机静音,歇一会,可拿起手机就放不下。但是很快,这种状态持续到初十左右,逐渐好了。

“我们也接不到物资了,后来大家也就不再问我们要了。”陈冲歇了两天,手机又响了。“有忙不过来的医护人员问能不能帮忙去买点东西。”

最近一次,陈冲买了20斤米、3斤排骨还有一些蔬菜水果送到老年病医院。“是东湖医院的一个护士,大概300多块钱的东西,她忙不过来。”陈冲说最让她感动的是,护士一定要送她两个一次性口罩。“那都是她的宝贝呀,她还非要送我两个,我就是去跑了个腿!”

这样的求助又成为了常态。武汉降温那几天,有医疗队没带够衣服,他们给买过衣服、裤子。社区封闭管理后,他们给84岁独居的老奶奶买过米送过菜。“还有人去超市买了一购物车的卫生巾去医院送。”每一次求助来了,他们都像运送防护物资一样想办法。

 

马拉松运动员 医护专职 ”司机”

  ”战疫,是志愿者们的一场特殊马拉松”

 

“封城”了,医护人员怎么办?

“开车出去能碰到的只有救护车了,这些道我都熟,平时车水马龙的……”31岁的王源宽在“封城”后几乎每天都要出门,但再没遇到长江二桥上望不到头的堵车。封城第一天,王源宽做起了“专职司机”,出门送医护人员上班。王源宽原是央视体育亮跑联盟队长,他一年跑12趟马拉松,却没想到最难跑的一趟在老家武汉。

群里的朋友都给他发红包给他的车子加油,他用这笔钱买了一些口罩,发给一起拉活儿的志愿者。

口罩还没来得及分,就有医护人员求助。“本来群里只发医生、护士出行的信息,后来也有人发防护设备的求助,而且越来越多。”王源宽手头自用的口罩、手套很快就赶不上求助了。

最触动他的是一位协和医院的护士,“她在发热门诊忙了四五天被感染了,坐在车里一直哭。她不是害怕,她一直说对不起她的同事们,不能跟大家一起在一线坚持。”王源宽说到这里声音也是哽咽的,但一直控制不让自己哭出声。“医院里能上的都上了,不是在发热门诊就是在重症监护室。”他拒绝不了他们。

于是,当司机之外,他还当起了物资筹措人。他发动一起滑雪、跑马拉松的朋友募捐资金、寻找防护设备的渠道,又跟酷雪俱乐部的负责人商定以俱乐部的名义担保接受社会募捐。一夜之间,“我们一起战胜冠状病毒”公益组织成立,信息搜集组、物资组、采购组、财务组、工作整理组随即上线。

“大家都很愿意帮武汉,最初是滑雪、跑马拉松的朋友,后来多了很多朋友的朋友。”扑向王源宽的,除了源源不断的善意,还有求助。五里墩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黄陂区人民医院以及黄陂区八里村村委会的求助几乎是前后脚找上门。但物资来得却没那么容易。“最绝望的是(封城后的)前7天,求助信息向羽毛一样飞过来,我特别无助。”

 

王源宽去医院送物资

 

“我们就把能找到的生产厂家信息作成表,信息工作组挨个给厂家打电话,刚开始厂子都没开工,我们重复打了三天,没有任何有效信息。”最初几天,王源宽和他的伙伴们几乎没合过眼。最后他们决定兵分多路,北京的朋友给武汉寄,王源宽在武汉周边找,然后朋友托朋友,同学找同学,从尼泊尔、韩国、日本、香港人肉背回N95、KF94等防护设备后,他负责送到医院。

这时候,去医院也变成了一件危险的事儿。“我经常跑马拉松,即使感染了,也能挺过去。”去医院送物资时,他总这么跟自己说。“我自己感染了我都不怕,医护人员感染了,这道防线就垮了。”他说,有一种力量是一直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给的,每次送出去一批物资,他心里头都松口气。

“现在还剩些钱,已经买不到防护物资了,我们就买水果给医院送去,给他们加餐。”最终,他们筹措到的捐款和物资共计10余万,每一笔在群里都有清晰的公示。后来买不到防护物资了,但求助还是一直有,有的人入不了院也来找他想办法。

最近,他又帮四户感染的独居老人住进了医院。(未完待续)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待遇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支持公益组织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电 Tel: (301)-309-9421 / (301)-529-9419 / (202)-321-8558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 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