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树根志愿者的讲述

编者按:在中国云南,有一个扎根滇缅边境景颇族山寨的榕树根儿童教育公益机构(以下简称“榕树根”),由来自北京、曾任跨国公司律师的资深公益人李旸女士和她的丈夫荷兰艺术家、语言学家乐安东博士(Dr. Anton Lustig)于2009年共同创办。他们倾尽积蓄,与景颇乡亲们一起建设了山里孩子们的学习乐园——“榕树根之家”,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们,共同用“无条件的爱与接纳”亲身陪伴200多名伤痛家庭的孩子成长,培养孩子们的“自信与自我认同”,用行动教会逆境中的孩子保有自由的灵魂,主宰自己的生活。榕树根始终鼓励孩子们发挥自己的长处,不因逆境而放弃,勇敢追梦,成为自信、快乐、独立自强的人,并通过职业教育计划帮助长大了的山里孩子们创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职业发展之路。我们采访了几位曾经在榕树根做过志愿者的朋友,为大家作第一视角下的分享。以下名称为志愿者们的昵称,括号内是TA们作为志愿者在榕树根生活的时间。


供稿:榕树根                   编辑:爱心志愿者

供图:榕树根志愿者米克、张维凯、廖凯璇

 

2019 春季营开营

 

Q1: 你在去榕树根之前对它的设想是?

 

小梁(7天):一个乡村学校。

 

洲洲(11天):一个全心全意为景颇孩子服务的组织。

 

汉童(15天):设想是像世外桃源,自然风光很好,“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和外界的联系少,生活节奏慢。在网上搜到李旸老师在“一席”演讲的视频,了解到当初成立榕树根时候的艰辛,李老师在我心中成了“超人”般神奇的存在。浏览了其他一些有关榕树根的视频资料,发现榕树根的孩子似乎都拥有一个很生动的名字,像是“珈枫”“早迪”“木兰”呀,而且好像大都机灵古怪,很想认识他们。

 

赛兰(30天):第一次了解到榕树根是因为在电视上看了“景颇夏天”。当时因为这样的一个公益机构出现在了我的家乡那样一个小山村,所以让我特别震惊,自己也就一直关注着。我很久之前就想去榕树根做志愿者,但由于自己的原因一直没有机会。2019年暑假终于能去做志愿者,我真的非常期待,面试的时候很紧张。我想象着那里有很多的孩子,我会用拗口的景颇话跟他们交流。也因为觉得李旸老师、安东老师太神圣而紧张与他们的交流。

 

粒子(39天):从高三起一直关注榕树根,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了解了许多关于李旸老师和安东老师在做的事情。心里埋下的印象就是有一栋大房子,在那里孩子们被允许自由学习、自由成长。申请参加志愿服务后去到上海和李旸老师见过一面,那一面以后,就坚定了一定要去到那里的决心。

 

Q2: 你到达榕树根的第一印象是?

 

洲洲:(11天)条件简陋,但是里面的老师和志愿者非常和蔼,善良。

 

赛兰:(30天)到榕树根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座精致的房子,它果然跟我印象中的一样,很美。从门口的涂鸦、走廊里挂满的照片到随处可见的英语标语,还有那温馨的活动室都太让我印象深刻了,从进去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那里。

 

小梁:(7天)这里竟然是一个孩子们都会过来玩耍的机构。但这里也不算一个机构,而是一个“聚集地”。它可以是教室、课堂,也可以是烧烤的地方、玩耍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孩子们追逐梦想的起点。

 

汉童:(15天)来到榕树根,第一眼见到的是李旸老师和几个可爱的孩子,半霜激动地冲上来抱住超哥,一个伶俐活泼的男孩笑眯眯问“what is your name?”、“how old are you?”让我一愣,还挺有“国际范儿”的小家伙,对榕树根的感觉顿然变得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了。一进大门,当时的屋内略有些阴暗,找到自己的铺位,一拉窗帘,一只大昆虫赫然入目,幸好有一些心理准备。

 

榕树根之家的灯亮着孩子们就很安心

 

Q3: 在那发生的让你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汉童:(15天)有一天大家都出去了,家里的大人就剩李旸老师、乐安东老师和我。晚上一起吃饭,还有两个小朋友。李老师饭桌上碎碎念:“快开学了,网上买的行李箱到货了没?”“给你换的那六颗牙齿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给你爸爸打电话了吗,知道爸爸手机号吗?”我默默吃着饭,心里感慨:李旸老师夫妇俩真的是为榕树根的孩子们操碎了心啊!

 

小梁:(7天)我们跟他们一起去爬山的时候,走的不是大路,是那种坑坑洼洼、十分陡峭的泥路,我前后都是景颇小伙伴。前面的女生走过了一个地方,就把那些挡路的枝条给掰断,防止后面的伙伴划伤。后面的皮总一直鼓励我,在我上坡的时候,辅助我。还有一些景颇小伙伴会给我们搬一箱箱的野餐的食物,一些在前面领队,一些在后面押队。队伍中间还会有李旸老师带着几个女孩子为我们鼓励,跟我们聊天儿,让我们忘记了苦和累。下山的时候,几个8岁的男孩女孩穿着拖鞋,抱着一箱饭,一个劲儿地“飞”到山下,不带停的,让我深刻感受到了他们的勇敢。

 

赛兰:(30天)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职教组结营时去放孔明灯的那一次吧。孩子们认真的在孔明灯上写下自己愿望的样子真的很美,夜晚我们一群人放着音乐走在那个乡间小道真的很快乐。还有我们一群人一起去看流星的那一次,虽然我是那里的人,但我却很少抬头欣赏过那样美丽的星空。(印象深刻的事真的不止一件)

 

粒子:(39天)印象深刻的事情太多了。如果非要挑一件事情的话,我想讲一个夜晚。那时候距离我离开只有不到一星期了,榕树根正在给小小孩儿们办“超人的夏天”营会,我每晚给孩子们讲完睡前故事之后就会和木兰回她家睡觉(每晚都在她的房间聊天到凌晨)。倒数最后一天的晚上,我和木兰还有木苗、爱衎决定不睡觉,去寨子的篮球场看星星。我们排排坐在围墙上,看着月亮和飘散的云片,木苗被问到一个问题——到今天为止,什么让你最感恩?她迅速答道:“手机吗?”“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四个全笑了。然后,木苗沉静地说:“榕树根吧。”

 

注:如欲了解更多有关榕树根之家,欢迎关注榕树根微信公众号  PropRoots

或新浪微博:榕树根儿童教育公益机构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待遇,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电 Tel: (301)-309-9421, / (301)-529-9419 / (202)-321-8558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 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