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七年:回顾与感恩(上)

爱心基金会 义工      胡传朔

 

不知不觉中回国已经七年半了。现在回想起来,2006年夏季回国是我人生的一个大转折,从以往在美国朝九晚五上班、业余时间做义工,到如今在国内以做义工为主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变换。不少朋友对我们回国后的工作和生活很关心,毕竟与许多海归创业的人不同,像我和太太翁永凯这样在50多岁就早早辞职回国做公益服务的情况很少。今天我就跟大家说说我们这些年在中国的日子,虽然生活的舒适程度有一些差别,但能够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很快乐的。发自内心由衷地感恩!感恩所有一直支持我们、信任我们的老友新朋!

 

回国缘起

说起回国的起因,感觉上似有一种文化和归属感使然。比如,我平时不经意间就能欣赏中国的歌曲和影视剧,但相比之下看美国影视剧,即便全神贯注,还常有不解之处,所以倍感中文的亲切。我虽然出生在美国,但很小就随父母回到了中国,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都是在中国渡过的。来到美国后,每次回国都觉得特别亲切,而在美国就没有这种感觉,扪心自问,我的心在中国。

回国做什么?靠什么生活呢?先从经济的角度算个帐,当时把我们的房子和退休金等全部资产加起来大概有一百万美金左右吧。如果按照每年平均5-8%左右的投资回报,每年大约可有40万左右的人民币收入(当时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是8)。如果在国内有住房的话,这就足以维持我们的日常生活了。至于做什么,很明确,我和太太都觉得,过了50岁之后不用为生活而操劳了,最好能听从内心,做些自己喜欢和一直想做的事情。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我就开始和家人沟通。父母一直有担心,怕我们坐吃山空,怕物价上涨等等的担忧。但由于我们的态度比较坚决,所以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水到渠成

2005年初回国探亲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永凯和我在北京拜访了叶祖禹先生和他创办的美新路公益基金。叶先生是一位来自台湾的美籍华人,90年代由美国派到中国出任朗讯公司(Lucent Technology)中华区总裁,50多岁时激流勇退,在新泽西州自己出资成立了美新路公益基金(Newpath Foundation),推动国内公益活动,倡导人与人之间的精神关怀和陪伴。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大陆相当于是我的家,台湾是我们的兄弟,兄弟都到我们家来为我们工作,那我自己就更义不容辞了。那次谈了两个钟头,因为被叶先生的真诚所感动,就接受了他的邀请每周去三天做义工。这个基金会很特别,他们还邀请我在2005年暑假用一个星期时间去基金会了解工作,实际上是有一点相当于面试和实习。现在想想,一个义务工作要我从美国花自己休假时间和机票来熟悉工作和面试,实在是有一点不可思议。但当时由于叶祖禹先生的真诚,我就都接受了。当时的计划是,三分之一的时间做美新路的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做爱心基金会的助学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照顾父母。

契机在2006年。我们的女儿正好大学毕业工作了,可令我们后顾无忧。而此时,太太永凯在FDA工作的年限和她的年龄正好能达到最低退休标准,可以享有终身医疗保险(联邦政府出2/3医保,我们出1/3)。恰巧年初国家计生委与永凯沟通,拟聘她回国从事农村妇女健康和公共卫生方面的工作,如此水到渠成,我们加紧积极筹划归程。

 

归国之路

 

– 美国卖房:准备回国要处理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卖房子。说实话,幸亏当年英明地买下了波多马克幽谷(Potomac Glen)的房子,没有这个房子垫底,恐怕我们也难以成行。我当时跟朋友开玩笑说,回去没有收入没关系,一块块啃砖头也能接上社保和动用养老金。2006年初我们准备回国时,正是美国房地产大涨,最好卖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房子一挂牌出来,就被比卖价更高的价格抢走。在我们住的波多马克社区,与我们家同类的房子,2005年底大约是100多万一点的价格。可是等到我们2006年春房子上市时,美国的房地产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我们的房子当时标价105万,很多人来看房也有兴趣,就缺临门一脚,之后情势越来越差,大概这就是房地产走下坡的时候的景象。当时,大都会房地产的朋友们每个周末都在我们家open house轮流值班卖房。一直到了2006年的6月下旬,我们回国了都没有卖掉。张伊立老师和她的伙伴帮助我们想了许多办法,最后以拍卖的方式才在九月份以91万美金卖掉。这件事我们一直从心里感激张伊立老师和大都会房地产公司的朋友们,因为没有这份物质基础我们不可能潇洒回国生活,是他们帮助我们实现了愿望。

 

– 打道回府:搬家最麻烦的事就是打包装箱。家俱和室内装饰无法带,永凯看着楼上楼下三层房间扔下的成套意大利家俱,心疼不已。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们将所有物品装了八十多个纸箱,最后装入集装箱,一个多月后由巴尔的摩海运到京。以前从来没有办过类似的事情,到了北京才知道还要过海关。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会说某类东西带多了,一会说某类东西要交税,真是搞不懂。刚刚回国有许多事情不适应,比如说,外国人到中国48小时内要到当地派出所办理临时暂住证。过期未办,要么找人疏通关系,要么写检查。我们告诉办事民警,说没有人通知我们需要48小时内办理暂住证;得到答复是,入境大厅里张贴了出入境管理条例。可是实际情况是,机场海关拥挤不堪,有多少人会在入海关时去认真读贴在墙上的出入境管理条例呢?!为什么不能在进入海关时发一张注意事项说明一下呢?后来得知,不去登记的没人管,这规定治的就是我们这种老老实实去登记的人。

 

– 北京买房:2005年我们打算回国时了解过,国内北京亦庄小区的房价约4000元人民币一平米。可到了2006年夏我们回到北京时,亦庄的房子已经涨到了6000元人民币一平米。当时就觉得北京的房子真贵,但是为了生活还是考虑买房子。当时我们看中了两处房子:一处是位于北京颐和园圆明园附近的小区,大约是在五环外的边上,周边环境相对比较好,同时房子是新建的,所以房屋布局比较合理;另一处是位于四环内五棵松附近的一处塔式公寓楼,八年新,带家具,交通相对比较方便,两百平米的一个单元(Apartment)要价人民币205万,乖乖,30万美金,快赶上我们当初买波多马克幽谷的独栋房了。最后在永凯的坚持下我们还是购买了这套交通比较方便的。现在回头来看,从经济的角度来说永凯是正确的,因为四环内升值空间比五环内升值还是更快一些。2013年秋我们卖掉了这套房子,搬到我父母家附近租房子住,这七年间北京的房价已经涨了几倍了,这真是我们当初买房时完全未料到的。(未完待续)

 

照片说明:

1、 胡传朔在河北平山看望受助学生1.胡传朔在河北平山看望受助学生

2、 胡传朔和邹啟媛老师在寨北乡家访

3、 胡传朔和翁永凯在西双版纳

The university participates in over 200 https://essayclick.net/ networks and has signed over half a million collaborative agreements with other institutes and organizations in 46 countri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