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即使不能改变阶层,我们也要努力去做(下)

编者按:四年前,她辞去记者转身教育公益。一年半前,和伙伴们创办了“实务学堂”。目前这个学堂只有十多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她和她的团队努力将这些孩子培养成“珍贵的普通人”。从普通到普通,故事里没有点石成金的魔术,但她们用力保守人的珍贵,用力耕耘好的社会。


转载自奴隶社会     编辑:爱心志愿者

(接上期)

有人在攀登悬崖,有人在寻找家园

实务学堂的十七个学生,他们的状态各不相同。有的在这里攀登悬崖,有的在这里寻找家园,有的在这里像是读大学。

那个“不想成为书呆子”的孩子,在学堂微信公众号编辑部做编辑,在师生反串活动中,他教老师弹吉他。他说自己努力了三分之二,后面继续努力。

有一个孩子,从小缺少父母的陪伴,差点被抛弃。初中辍学在外面“游荡”了一年多后来到学堂。喜欢上了篮球,四点半就起床练球。他在灯工玻璃创作课上担任助教,很多同学觉得拉丝工艺很难,做到一半就放弃,他却说:“作为助教,新一代‘拉丝大王’,我是不会放弃的。”

有一个孩子,曾经因打架惊动了警察,在学堂学编程、学设计,帮学堂搬家、做海报。在学堂的年会上,发表了“自己进步了,很开心”的演讲。

有个从职业高中转来的孩子,他说自己来到实务学堂,像是悬崖边突然发现了一个木桩,看到了希望。

学生在进行灯工玻璃艺术创作

我曾问过学生,实务学堂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个孩子回答我:“学堂就像是第二个家,因为第一个家已经没了。”他还说,学堂像是一所大学。有图书,课还是选修的。他从普通高中转来,四月份,在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帮助下,他终于完成一封邮件,获得了组织同学去企业参访的机会。

在学堂,我们把大部分课时变成了“自习”,学生自己在线看视频、做练习。这样一来,老师的角色变了,学生可以通过Free Code Camp在线完成 Web 前端编程入门。“陪读”的老师和学生助教非常重要,他们需要了解学习困难,给老师反馈,自习和协作也非常重要,不同进度、层次的学生自发地组成的小组,可以边学边讨论。

 

珍贵的普通人

学堂一学期开了十多门课,包括篮球、阅读、心理、人文、数学、科学、专业技能等,全都是选修课。这是本学期做出的调整,之前一直设置有一些必修课。让学生做自己想做的,投入精力,获得提高,然后,树立信心。

学堂的微信公号一直由学生打理。尽管公号相当于对外“窗口”,但我并不介意它会被学生“打扮”成什么样。不管是“流水账”,还是精彩文章,在我看来价值都一样:提供给学生练习,让学生展示自己的兴趣和能力。

在实务学堂,学生不仅学会知识,学会学习,还要学会谋生,learn to earn。我们提供专业技能课,所有人‍‍都选了,其中绝大部分人选的是职业素养。

年初,我们安排了一次年会,让学生们有机会站在很多人面前,被人看到,被人听见。  有个学生,彩排时演讲的声音小到让人听不见。我对她说:“别在意讲得怎么样,先发出声音,让别人听见你。大声点,再大声一点。”5 月份,我们去企业参访,在几百人的会议上,她完成了向企业介绍学堂的演讲。

每个人都有机会被看到被听见

 

教育改变了什么?

2015 年,我从财新传媒调查记者岗位离职,创办了公益机构“蝌蚪”,开始为打工子弟提供教育,2018 年转型,为 15-18 岁的农民工子女提供职业教育。

农民工子女是中国儿童的 1/3,他们有些人在乡村留守,有些随父母迁到城市成为流动儿童。他们的父辈,甚至祖父辈,10年、20年前,甚至更早之前,从农村来到城市,成为农民工,或是以代工为特色的流水线工人,或是道路桥梁和房地产的建筑工人,或是城市里服务居民吃喝拉撒的人。

他们以庞大的数量和勤恳的工作,以及低廉的工资、福利,支撑了过去三四十年中国经济奇迹般的发展。

而现在,农民工的下一代、两代人,又将构成未来劳动力的 1/3。他们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时代在变化,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将催生一些行业,淘汰一些岗位,但他们自身的知识和技能结构,并没有太大变化。

我常常想,教育似乎改变了我的命运。教育给了我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认识了一些不同的人,得以窥见一些我从没见过的精神世界。有机会在书籍中搜索我想了解的东西。

教育对我的改变,没有太多地体现在物质层面,而是观念的改变,重构了我的自我身份。比如,我开始自觉地反思我生活的背景里,那些约束女性的话语和行为。我因此常常感到自足、幸福。

创办实务学堂时,我们曾反复讨论能否接受我们的学生以后只是做打工仔、服务员。答案是接受。但我们希望,他们可以成为幸福的、有尊严的打工仔、服务员。

像家一样的实务学堂

有一年,我受邀去美国访问,遇到了两个老太太。一个是在纽约街头过马路的老太太,她没有左顾右盼,平静地走过了马路,身边的车辆都没有惊扰她。另一个城市博物馆的志愿者,觉得自己从来都是重要而珍贵的。而我小的时候,一个奶奶曾在一次赶集时,被身后很大的汽车喇叭声吓得跌落到旁边的沟里。

这些事情令我印象深刻。我憧憬一个好的社会,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不受惊吓地活着,每个普通的人都觉得自己独特而珍贵。

在无数个“至暗”的时刻,正是这样一个“好的社会”的图景,照亮着我、鼓励着我。

实务学堂的故事,没有跌宕的剧情,也没有震惊的数据,我们改变了世界的什么吗?似乎,暂时也没有。但我们用力保守人的珍贵,用力耕耘好的社会,即使我们的教育无法让人实现阶层跃迁,我相信我们的努力不是白费。

(全文完)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待遇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电 Tel: (202)-321-8558, (301)-309-9421, or (301)-529-9419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 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