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这么大,骑行千里去看看(下)

编者按:上期专栏,我们分享了山西朔州市朔城区一中兰会云老师的故事。在学生即将成人的关键期,兰老师有勇气去践行他对于学生的承诺,在高考结束后,带着11名学生,从朔州一路骑行到上海,总行程1800多公里。一路骑行看世界,给学生们上了丰富的一课,更重要的是用爱和担当教会学生成长。


原作者:新京报   刘争先                编辑:爱心志愿者

(接上期)

努力做一个温暖善良的人

6月26日,骑行第15天。

抵达南京。兰会云决定放慢脚步,花一个上午的时间,带着学生们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向遇难同胞默哀,献花。

“我想给孩子们的成人礼增添一些沉重的东西。”兰会云说。在遇难者名单墙前,学生们手拿鲜花,表情肃穆,向遇难者献花鞠躬。

在纪念馆路口,几辆私家车礼让他们,走在队尾的学生刘硕向车主竖起右手大拇指。这是出发前兰会云教给他们的骑行手语,表达谢意的意思。

整个高中,兰会云都试图教授给孩子们,如何赞赏美,表达爱,“努力做一个温暖善良的人。”这也是633班的班训。

春天下雨,兰会云组织学生到操场雨中跑步,感受半干旱地区的好雨知时节。秋日大风,他让学生聆听感受大风裂帛之声。冬季飘雪,就组织学生打雪仗,享受时令之乐。今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兰会云买来颜料,带着学生把全校的170个井盖“涂鸦”。

与现在的乐观对比,学生时代的兰会云其实自卑到骨子里。父母都是农村初中老师,为了让他好好读书,在城里租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家五口挤在一个炕上睡通铺。自卑,复读,打工,爱情,网瘾这些经历,兰会云毫不避讳地分享给学生们,他想让孩子们相信,认真读书能改变命运。

他在意照顾学生的自尊,在讲桌上放了一本英汉辞典,辞典里夹了300块钱,他告诉学生们,谁缺钱花了,需要多少就拿上一张,谁也别说,等到钱宽裕了,再把拿的钱还上。“三年时间,三张百元钞票来来回回,还在那里。”兰会云笑着说。

有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比如学生丢在教室里的垃圾,兰会云会自己捡起来,丢进垃圾桶。学生丢一次,他捡一次,“不需要讲什么大道理,也不需要批评。”慢慢地,学生发现这个老师很特别,不再乱丢垃圾。渐渐地,学生口中的兰老师变成了“兰哥”。

骑行途中,学生们就地休息

但最让“兰哥”头疼的,是遏制男生们的网瘾。彼时,一款名叫王者荣耀的手机游戏在学生间风靡。

兰会云不会玩这款游戏,为了能跟“网瘾少年们”搭上话,他下载了游戏,向他们请教,“貂蝉怎么用能爆发高输出?”后来他偷偷建了一个小号,加了学生好友,凌晨两点进入游戏,看看哪些学生还在线。

他在高一时向学生许诺,如果高中三年不浪费上课时间,少去网吧,少打游戏,“等高考结束,全市最好的网吧,我请同学们通宵。”用了两年时间,打游戏的风气才被止住。

6月9日,高考结束第一天,兰会云兑现承诺,他选了全市最好的一家网吧,包场请学生们通宵。

包场,对于633班的学生来说习以为常。2017年兰会云包场请学生看电影《战狼2》,2018年又点映看了一部学生们强烈推荐的喜剧《快把我哥带走》。今年3月份,高考前体检,兰会云包下火锅店请两个班的学生吃串串,“很多农村的学生没吃过,要吃就吃个印象深刻的。”

学生们到上海明珠塔下参观

一个人可以骑得很快,一群人才能骑得很远

6月28日,骑行第17日。

历经24次爆胎和1800余公里的艰苦跋涉,兰会云和11名高中毕业生最终抵达上海。

这一路,走出大同盆地,翻越雁门山脉宁武山,穿过汾河谷地,越过长治高原和太行山脉尾翼,跨过黄河进入华北平原,穿过淮河踏入江南丘陵——那些在地理课本上捉摸不透的名词,经过双轮飞驰,成为学生们近在眼前的风景。

作为一名地理老师,兰会云觉得这一路是难得的教学实践,能把对地理的理解,从知识上升到文化。

在旅途中,兰会云的学生给了他最好的回馈:作为一个86人的普通高中班,他的班级考了13个一本、34个二本(注:首批录取的第一类本科通常指全国重点大学即一本,所划的分数线称为一本线;第二类是面向全国招生的普通本科,分数比一本低一个档次,俗称二本),是学校“考得最理想的班级”。

刚刚高考完的孩子们准备好了足够多的排比句来回答骑行的意义,“骑行的意义在于飞速旋转的车轮,在于一路上的鲜花美景,落日长河;在于一路上好友相伴,诗酒年华,纵情放歌;在于一路上波澜坎坷,跌跌撞撞;在于一路上风餐露宿,以水为酒,肆意挥洒……”

最让学生们念念不忘的,是收获的一路善意。

翻越宁武山时,突降大雨,护林的老人专门招呼学生到小屋避雨,泥水满屋;在宁武轩岗镇,交警看到湿漉漉的学生,邀请他们进岗亭务必喝些热水再出发;无锡一家牛肉汤店,老板让他们睡在店里,等着他们四点醒来才打烊;在山西祁县,238元一晚的大房间被学生陈旺砍价到98元,还带早餐,第二天他更愿意相信,是酒店老板特意照顾他们,因为得知他们7点出发,酒店的早餐比平常提前一个小时做了出来。

学生柳浩田起初车轮蹬得飞快,把队伍甩在身后,甚至撒把,炫车技。兰会云严厉地批评他,“撒把虽然很酷,可万一摔伤了,整个队伍都要被拖累。”

成功到达上海时,这个男孩终于理解了老师的批评,“一个人可以骑得很快,一群人才可以骑得很远啊。”(全文完)

抵达上海后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待遇,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电 Tel: (202)-321-8558, (301)-309-9421, or (301)-529-9419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 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