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眼(上)

编者按:随着近年来中国社会的进步,社会对盲人的关注正在逐步提高。据统计目前中国有视力障碍残疾人1731万人,其中盲人有500多万人。最近,人们对“导盲犬”的关注度也逐步提升,政府部门也在积极地开展相关管理制度的更新和发展。根据国际导盲犬联盟规定,涵盖1%以上的盲人使用,可视为导盲犬的普及。理论普及和现实悬殊的数量差背后,是无论在公众意识上还是现实施行中,都依然存在不小的进步空间。本期专栏,让我们来走近导盲犬金毛呆萌和它的主人徐清。

你是我的眼(上)

本文转载自 《新京报》

编辑 爱心志愿者

呆萌刚满3岁,她昂首挺胸,麻利地迈着步子,将主人徐清(化名)准确引下盲文图书馆外的坡道。颈圈里挂的小铁牌,告示着这只金毛狗特殊的身份——导盲犬。

几天前,由于未戴护具,呆萌被挡在了北京地铁10号线金台夕照站闸机口外,徐清与管理人员交涉近7个小时,仍未能乘坐。这不是第一例导盲犬在公共交通中被拒绝的事例。

相较于全国数以千万计的视力残障人士数据,呆萌的“同事”不过百余只。使用者们很难用一句话解释清楚,自己与导盲犬之间的关系,经年累月形影不离的陪伴,早已不是工具性的辅助那么简单。安全感、忠诚、依赖,抑或成为共进退里无可替代的彼此。

导盲犬护具之争

呆萌前肢舒展,屁股高高撅起,伸了个狗式懒腰。半分钟前,她刚刚喝完一盒最爱的酸奶。在徐清上心理学培训提高班的全天里,上课期间,她趴在第一排靠过道的座位旁,不出一声。一个姿势待久了,站起身抖抖毛,换个角度继续卧。

和普通的金毛犬一样,她也喜欢在地上打个滚,扬着蹄子求抚摸,又或把温热的小脑袋搭在人膝盖上,大眼睛眨巴眨巴。

可一旦戴上导盲鞍,或是徐清准备出行走路时,呆萌立刻收敛了。听口令、变方向、神气地踱着步子,不受来往之客的干扰。每逢外出,徐清习惯给她穿上红色的工作服,上面有中英双语标注的“导盲犬”、“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标示。项圈上有服役牌,写着犬的名字、出生年月、使用者、联系电话等信息。

这仍未能减少徐清出行时一遍遍的解释。11月3日17时许,徐清结束了一场讨论会,牵着呆萌从北京地铁10号线金台夕照A口进站。她用残疾人证换了一张地铁票,朝验票闸机口走去。地铁工作人员拦下了她,以“未给导盲犬佩戴防护用具”为由禁止乘坐地铁。

按照2015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视力残障者携带导盲犬进站乘车,应当出示视力残障证件和导盲犬证,导盲犬应当佩戴导盲鞍和防止伤人的护具。据地铁方对媒体的回应,护具通常指的是嘴罩。

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的工作人员梁佳介绍,导盲犬没有伤人的先例,虽然结束专业培训后,他们会配发嘴罩,大都是为了配合安检而暂时使用。长时间佩戴,不利于其专业工作。“戴上护具不利于犬散热,这会影响导盲犬工作时专注状态,反而会更不安全。”

梁佳解释,犬有攻击倾向一般有两种原因,一种是原发性的,与基因有关;另一种后发性,是人为或环境造成的。“大连基地的导盲犬全部都是自己繁育的,没有捐赠犬,上溯几代都没有哪怕微小的护食行为存在。虽然是金毛或拉布拉多,但导盲犬与一般宠物犬不同,经过了长达2-3年的培训、长期跟踪记录”。在美国、日本等国家,导盲犬在工作期间可以不用佩戴嘴罩,“有的国家导盲犬在1岁以前需要在嘴上系一根绳子,但这并不是口罩,狗的舌头是可以伸出来的。”

平时徐清出行乘坐地铁、公交少有被拒。此次被拦阻,是第一次遇到,她与对方争辩了近7个小时,中途民警介入,最终仍未能解决。争论中,两方提高了音量,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在网友拍摄的视频里,呆萌似乎察觉到了异常的氛围,围着徐清在地上来回转圈。一度,呆萌被吓得打哆嗦,徐清蹲在地上,安抚着她。

夜过12点,徐清离开了金台夕照站。

独立出行的尊严

作为盲人来讲,独立出行是他们的尊严。自打今年大年初四,徐清把呆萌从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领回家,她实现了这个夙愿。

白皙的皮肤,身量高挑,徐清戴着珍珠耳坠,配搭着项链与浅白色手镯。她还刷了睫毛膏,根根分明,带着卷翘。她全然不像影视作品中盲人戴着黑色大墨镜,不修边幅的刻板形象。未有呆萌之前,徐清拿着盲杖乘坐地铁,人们没觉察出她是盲人,问她是不是在玩cosplay。

她有自己的工作,曾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了7年电话热线客服,和视力正常的人一同办公。每天从大瓦窑到莲花池,视天气状况搭乘地铁或公交,路上单程花费1个小时。66岁的父亲和她一起挤早高峰,到站后剩下的2分钟步行,由徐清自己完成。去年年初,公司搬家。下车后的步行时间变成了20分钟,其中包括上台阶、过地下通道,这已经超出她个人独立所能完成的极限。而且“拿盲杖太明显,我的朋友拿着出门,被尾随了4天,女生不安全”。

自从10岁时患了视网膜色素变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徐清视力每况愈下。如今,她的双眼已经没有光感。不想过多劳烦身边的人,申请一只导盲犬的想法愈加强烈,虽然在10年前,她就有这个念头,但因居住条件、经济状况等原因未能实现。

向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填申请、进行盲人能力考核、筛选条件、配选犬只……之前的3次匹配都没有轮到徐清,直到今年2月,有人放弃了申领,她排到了。

按要求,申领者需在培训基地与导盲犬一起共同训练30天。徐清仍记得,她与那只唤做“呆萌”的狗狗第一次见面时,小狗就把一只爪子搭在了她的膝盖上,一直扒着她。“老师说,只有我的狗对我有反应。”缘分展开了。

经过训练的导盲犬呆萌,有着优秀的专业素养。她能辨别车况、找斑马线、人行横道、听得懂直梯与扶梯的差别,熟悉几十种动作口令。认路门儿清,能在不同落脚位置,找到数月前去过的宠物医院。

一次,她领着徐清上扶梯,临到电梯处,呆萌感觉不对劲儿,立在那儿想了一秒,“是下行”!她掉转头绕了半圈,将主人领到了扶梯上行口。

(未完待续)

1-1

 

徐清和呆萌在一起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10769)待遇,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Tel: (202)-321-8558, (301)-309-9421, or (301)-529-9419。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