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七年:回顾与感恩(下)

爱心基金会 义工   胡传朔

 

不知不觉中回国已经七年半了。现在回想起来,2006年夏季回国是我人生的一个大转折。不少朋友对我们回国后的工作和生活很关心,毕竟与许多海归创业者不同,像我和太太翁永凯这样在50多岁就早早辞职回国做公益服务的情况还很少。回头看这七年,做了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但真正收获最多的还是自己内心的改变,这里要非常感谢美新路给我带来的这些变化和内心的成长。由衷地感恩所有一直支持和信任我们的老友新朋!

 

美新路——志愿者的心灵家园

美新路公益基金会是1999年由叶祖禹先生和周石生女士在美国新泽西州创立的,初衷是希望能够帮助需要的人走入更美好的生命道路,故取名为“美新路”。叶先生祖籍海南,生于青岛、长于台湾、求学在美国,曾任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副总裁、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中国区董事长等职。2000年,他在52岁盛年时激流勇退,全身投入到从事长期志愿服务的志业里。在他的感召下,2006年夏我回国走进美新路作志愿者,同时担任美新路公益基金会的总干事,协助叶先生开展工作。

美新路的使命是发展长期的志愿奉献, 从而促进受助者生命的美好变化,同时培育志愿者爱的能力,感受奉献带来的丰盛与喜乐。美新路的理念是爱己及人、择爱而行,倡导长期陪伴志愿服务。美新路在北京招募志愿者,提供基础培训和长期一对一的心灵关怀,服务老人院的老人和农村贫困地区青少年,其主要项目有二:

-“晚缘”敬老项目:以老人院为基地,为北京市75岁以上的孤寡和空巢老人提供一对一的长期心灵关怀,具体为每一位志愿者每月两次固定去陪伴一位孤寡或空巢老人。

-“大朋友”青少年辅导项目:服务对象为河北农村的贫困少年和留守儿童。具体为志愿者和孩子一对一通过信件联系,以同行者和朋友的身份介入弱势青少年的生活,长期陪伴孩子们共同走过成长的烦恼与困惑。

2013年春,经过公益组织孵化器的一年孵化并反复修改申请书,在于先生和张博士的热心帮助和支持指导下,美新路作为民间公益组织终于在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注册成功。其实在北京的公益圈内,美新路提供志愿者的基础培训和长期一对一的心灵关怀还是小有名气的。我们的志愿者从报名申请到参加培训和服务实践都有很严格的要求,志愿者招募录取的比例约为3:1,这在公益组织中还很少。目前我们有来自各行各业的在北京工作或学习的志愿者500多名:有工人、大学生、研究生、政府工作人员、企业员工、自由工作者和退休职工等;其中最小的18岁,最大的80多岁。有的志愿者已经服务十几年了,每一个走近美新路的人,都被她的纯净而感染,受她的影响而改变,我自己在美新路的亲身感受和变化就是例子。

 

学习与自我成长

在美新路这样一个强调心灵陪伴的长期志愿服务组织中,自己内心不知不觉产生了很多变化。初来时,叶先生就说美新路是一个支持志愿者成长,学会爱的陪伴的组织,当时我很明确地表示,我没有兴趣自我成长,我是来贡献我的力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的。我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虽未功成名就,但也衣食无忧,思想、世界观也早已定型了,成长应该是刚刚离开学校的年轻人的事。可能那时叶先生已经清楚地看到我的弱点,只是很包容地说这也很好。现在看来,越是说不需要、没兴趣的东西,可能越是自己所缺少的。

印象很深的是我常跟叶先生辩论,有时也会搞得叶先生下不来台,但他从来没有嗔怪过我。叶先生温文尔雅、德高望重,在美新路备受尊重,大家伙儿都十分敬仰他,平日里只有我老是跟他抬杠较真儿。比如美新路提倡爱己及人、择爱而行,我跟叶先生说,我们从小学的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我不懂怎么爱自己。叶先生说你其实懂的,我说我真不懂。美新路的志愿者们都笑,他们都说我坦诚,只有永凯常叹气,说叶先生碰到你真是秀才遇到兵……可能是小时候的经历使得我具有较强烈的个性,但叶先生对我一直循循善诱,十分包容。春雨润物细无声,这种包容和美新路的宽松环境潜移默化改变着我。

美新路就像一个志愿者的心灵港湾,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凝聚在一起。这些认识的和不熟悉的志愿者们可能平时不是经常见面,但他们是在我困难时会给我力量和支持的一群人。因为美新路的工作人员需要用心陪伴志愿者,支持志愿者去用心陪伴受助的老人和孩子,在这样的组织里,我们每天告诉自己,志愿者要用心、坚持、不求物质回报、不求感激,与受助者在平等的友爱中分享生命与成长。久而久之的熏陶,美新路让我从一个仅仅是怀着助人之心加入组织的人,结果让自己收获甚多,感受到温暖,学习了陪伴,在爱的道路上自我成长。

2010年底,美新路公益基金会主席叶祖禹先生交班,将美新路作为送给中国的礼物移交给现在的七人志愿者领导团队,希望美新路成为真正的志愿者的美新路,作为负责人我倍感责任重大。美新路的经历让我感受到,任何一件事情,只要认真做就会有一份不一样的收获。在美国开始接触义工时,感受到能够有机会给予是一种快乐和享受。而在国内作全职志愿者的感受是,我是志愿服务的受益者,我的收获是我的人生态度的变化,连同陪伴父母和家人的心态和方式也变了,这些直接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和谐、快乐、温暖,我的收获远远大于付出。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感受,几乎每一位美新路的长期志愿者都有类似的感受。

 

爱与陪伴

美新路要求志愿者做无所求的爱的陪伴,时间长了自己就会思考,我们在志愿服务中用心陪伴,努力以对方需要的方式去支持服务对象,我们为能够给老人和孩子们带来快乐而愉悦欣慰,那我们对待自己身边的亲人是不是也应该如此?回想起来我们常常对朋友热心客气、彬彬有礼,而对自己最亲近的人却“坦诚”得不考虑对方的内心感受,常常伤到对方。

说起我和太太永凯,我们两个虽然有着基本相同的世界观,但在性格、自我定位和处事方式等方面差别很大。我们都觉得如果能够有机会为需要帮助的人做些什么,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在得到别人帮助的时候也非常温暖和感恩。永凯在工作中总希望把每件事都做好,努力照顾到身边的每一个人,让大家都快乐;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比永凯聪明一点的普通人,一个做事很执着,好事坏事都会做,一不小心做了件好事会把自己也感动了的人。

因为自我定位是一个比永凯聪明的普通人,所以我过去自觉或不自觉地打着爱她、关心她的旗号,对永凯的许多行为方式进行干涉,使得她内心里有许多的不舒服。这些是我在美新路数年后才不知不觉地有了一些认识和了解。过去有时可能为了一件小事的所谓对错,争论得两个人都不高兴,绝大多数情况都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各自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有时我觉得这么简单的问题她都不能理解真是不可思议。比如说,我这个人一向爱憎分明,梦中的世界是有一天可以和朋友们去到一个远离城市喧哗的宁静小村住下来,过简单平静的日子。这村里生活的所有人都是好人、没有坏人,彼此都以诚相待、互相关心。大家一起出去做好事、高兴的事、好玩的事 —这是我心中的桃花源。而永凯交往的人则七七八八什么都有,有时明明上当受骗竟浑然不觉,我看着都起急,实在忍不住了也会拉下脸吼两声,永凯为此常常抱怨我脾气不好得罪了她的朋友。后来她的一个朋友宽慰她,这算什么,她家里老公记地址电话都用两本通讯录,一本是坏人的,一本是好人的;这两本之间还不能transfer,一旦某人被打入另册,想转正都没机会了!这下子永凯彻底服气,本来这个世界上就什么人都有,知足吧你!

我以前觉得自己比永凱聪明,经常是为她好才告诉她、甚至强求她做一些事,而没有真正听见她内心的声音,使得她不舒服也不高兴。在美新路我们一直要求志愿者学会倾听、理解、信任、宽容,要与受助者真诚平等地相处。逐渐地我认识到,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因为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的不同,使得我们思考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所以我现在尽可能理解永凯,希望更努力地用她的方式提供关心和帮助,帮助她完成她想做的事。在提意见时,也是以善意关心为出发点,而不是一味批评、指责的态度使对方受伤;建议是仅供参考的,不去强加给她。不记得是谁说的了,家庭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而是讲情的地方,要比谁对谁更好,要用对方需要的方式来相处。因为那个人给了我世界上最美好的爱和关心,那我现在为什么不能够同样做呢?我是一个一旦想到了就会行动的人,既然自己以前做得不好伤害了对方,那我就应该主动调整,而不是以“她也不对也应该改,如果她改了我就改……”为借口。自己先做调整后,虽然仍有许多地方还不够好,但我已经可以感受带来的变化,因为我感受到了永凯对我更多的理解和包容。

对待老人也如此。我们在美新路服务素不相识的老人,以给他们带去快乐为自豪,那为什么不能够以同样的方式陪伴自己的父母呢?!我小时候因为太淘气、脾气倔,没少挨父亲的打,至今回想起过去的皮肉之苦和委委屈屈,心里还常耿耿于怀。如今父母均已是90多岁的老人了,年龄大了病痛多,反应和记忆力都大不如从前了。我过去总觉得回来照顾他们是在尽自己的责任,自认为够“孝”了,但老人其实更希望子女的“顺”。当年我们回国时,父亲还直说用不着我们,但近年来他因患阿兹海默症,每况愈下,现在已经离不开人了。去年秋天我们卖了北京五棵松的房子,搬到父母家附近租了套房子,相距不过七八分钟的距离,所以基本上每天晚上我都能回父母家吃个饭、跟他们说说话。平时每个周末我跟太太和女儿、女婿都会聚在父母家中,一家人其乐融融,可以感受到老人们的开心和欣慰。前不久我去听了一次关于阿兹海默症的讲座,其中说到老人多动脑筋、多活动能缓解病情,比如打麻将对脑子就是很好的锻炼。我就想,平日家中三缺一(父母与保姆),我也应该学学打麻将来陪陪他们。现在我有空时会跟永凯打个招呼,“我要去陪太子读书了”,她就知道是去陪我爸妈打牌去了。

有一首诗中有这样一段:

  趁我们还不够老,快去追逐生活的欢笑,

  日子过去不多不少,不要让人告别了美好;

……

  趁我们还不够老,快去呵护身边的老小,

  万千的承诺祈祷,不如行动来得自豪;

  ……

  趁我们还不够老,快去写下一路的歌谣,

  远方的天籁之音,吟唱着生命不屈的骄傲。

  我是个普通人,追求简单自由的生活。现在的我生活得充实而快乐,我更喜欢现在的我。真诚地感谢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位朋友,是您们成就了现在的我!

 

照片说明:

1、大朋友项目志愿者入门培训,后排左一为笔者

320-2

 

 

2、叶先生与笔者在美新路理事会上

320-3

Over 90,000 students are enrolled making sao paulo one of the largest institutions for higher education in gossipy post latin americ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