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乡村教育梦想者的探索(下)

编者按:中国的乡村教育,如同这个社会的底座,直接影响着中国数亿的乡村少年。近些年,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乡村教育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投身到乡村教育中。来自中国湖南的师范生王小英,15年来不断探索,教育服务范围从4、5个学生发展到教育4、50个家庭。今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她的公益之路如何走出来的。

转载自:绿芽基金会               编辑:爱心志愿者

 

王小英从2006年开始与高校大学生支教社团合作,在她们村开展暑期学习班。和高校合作的暑期学习班一直运行得很顺利,直到2013年暑期班的时候。

新农民学习培训班

艰难的学习班

 

有一天下午,就差五分钟要放学了,有一个孩子偷偷的搬了一个板凳跑出去到外面去玩双杠。因为是夏天手心会出汗,他抓双杠没有抓稳,一下就摔下来了,摔下来正好又摔在他搬的那个板凳上了,一下子就别住腿了,造成了大腿骨折。这个孩子后来住了院,家长就要求我们赔偿。但这个孩子,其实他是开始在我们这报名了,然后家长又把他送到幼儿园去了。结果这孩子当时已经上一年级了,但他不愿在幼儿园待,就又跑回到我们这来了。我们也跟家长说你要在这儿上学你就交费,但是家长一直拖着不肯交费,结果出了问题了他又要求我们赔偿。后来我们就把整个暑期学习班的所有的收入赔给他了,我当时说了一句话,我说:“我可以把我所有的暑期学习班的收入赔给你,但是你不能再要求我从家里再拿出钱来了”。

这件事情对我们机构是影响非常大的。像从10年一直在跟着我做乡村教育的刘红霞老师,就因为这件事情,她就把她在我们小学的工作辞掉然后去县城打工了,她说她以后再也不做公益了。

 

新方向的尝试

 

在走到2013年的时候,其实期间我也一直在反思,我跟随自己的理想在走,但是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当时在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很固执的观念:我一直认为农村是农民自己的家园,一定要依靠老百姓的力量来建设自己的家园。并且只有这样的一种模式、这样的一个方式,才是可以复制的,才是可以真正的助推到其他的乡村的。所以在那些年里其实我是在有意识地在回避所有外界的资源,因为我觉得我一定要依靠老百姓自己的力量,去挖掘他们自己的力量来建设自己的家园,但是在走了8、9年之后,我发现完全依靠我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够。

在2013年我接受了朋友的推荐,参加了巴迪基金会的实习生的一个项目,在2014年通过了考核,并且顺利的申请到了巴迪基金会的环境建设项目。之后又在民政局正式注册了民非组织,开始以一个全职公益人的身份来探索我自己的这条理想之路。

巴迪的这个环境建设项目,它是把农村妇女组织起来,通过学习培训去改变她们的思维模式,进而赋予她们能力,去带动其他的村民来参与到整个村子的这个建设进程中去。它的理念和我的理想是非常一致的,所以当时我们机构的所有姐妹就以极大的热情和能动性,全部都投入到这个项目的运作中来了。

从2014年到2016年通过三年的时间,我们把这个项目做到了周边五个村子,培训了几百名的农村妇女,也培养了一些骨干们。

但是大家也知道,做人思想意识的改变工作是非常漫长的。三年的项目期结束之后,我们没有再得到巴迪基金会的支持,然后机构又陷入了一个举步维艰的境地。

 

神奇亲子园

开始“自我造血”

 

2017年3月份,我找到了吴治平老师,在5月份我们又申请到了广州法泽城市与公益研究中心的神奇亲子园的项目,有机会在农村去探索1-4岁幼儿的亲子早教活动。

2017年是我返乡创业的第13个年头,我也在想我这一路走来走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追随理想,在奋斗在努力,但是为什么这条路就走得这么艰难?

我就发现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农村基层的公益组织的服务活动的专业性太低,二是我们没有办法去跟市场对接,就是专业性太低,没办法跟市场对接,所以没办法自我造血。那我们要想长久地走在理想探索的道路上,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必须要自我造血。

从2017年开始,我们机构调整了我们的战略思路,大家齐心协力的来探索亲子园的运作,而且通过一年的探索实践,非常可喜的是我们的亲子园项目终于在农村扎下根来了。

我们亲子园有一个学生叫浩浩,他的父母都在石家庄市内工作,然后他跟随爷爷奶奶在农村。浩浩的妈妈知道我们有亲子园之后就要把孩子送过来,但是她自己没办法带着孩子上学,所以必须说服她的婆婆。她就要我们去找她婆婆谈,我们跟她婆婆谈了好几次,然后勉强的带着孩子来上学了。因为婆婆不认可这个亲子早教,所以她上课的时候也不用心上了,过来半个学期了,她还老想着要退学。但是等到她一个学期上下来之后,我们第二学期招生的时候,她婆婆就急巴巴地去让她的儿子,赶紧给她的孙子交学费,又把她的好多的亲戚朋友都介绍到我们亲子园来了!

南楼村文艺队

带动性别意识的提升

 

2017年除了神奇亲子园这一个项目,我们还做了很多的活动涉及到青少年教育和文体方面的活动。2017年,我们跟着香港乐施会又获得了绿芽基金会的支持。

然后我们通过社会性别意识的培训,在观察村里的风俗习惯,就发现我们北方的农村女人平时都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就别人叫你都是叫你谁谁谁家的某某某家的,用男性就是夫家名来称妇女,然后女生自己也不会就是有意识的去使用自己的姓名。所以我们就在村子里就发起了一个“女人的名字要上榜”的一个系列培训的活动,把这个社会性别的这个理念开始在村子里去传播!

也就是这样一路走来就走到了2018年,虽然现在亲子园还没有办法就是跟市场对接,遍地开花。我们的社会性别的系列的活动也还没有办法完全被村民接受。但是我们已经非常清楚:一是要提高我们基层服务组织、公益组织的服务能力。二是一定要对准市场,要跟市场对接,实现自我造血。(全文完)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待遇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电 Tel: (202)-321-8558, (301)-309-9421, or (301)-529-9419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